鬼故事_校园故事_童话故事童装|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内容

小和尚文学常识www.hlmsw.cn,毛冬瓜

来源:鬼故事网   时间: 2021-04-05

古老的寺院,那颗千年的银杏树,在这个季节黄色的叶子在风中一点一点的坠落,铺满了这片大地,老和尚和小和尚很早的时候便在这棵树下诵经,哒哒的木鱼声,伴随着落叶的沙沙声,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祥和,在这个清静之地,就这么坐着心里也会有很多的平静和满足。

这座寺院在很久以前香火很盛,在历史的车轮中慢慢变得繁华不再,多了很多的破败不堪,老和尚在这个寺院依然住了大半辈子,六十年了,老和尚守候着这所寺院,直到十三年前小和尚的到来。老和尚不知道这个孩子从哪里来,他只是觉得这都是缘分,抚养这个孩子长大,随他一起做了这个寺院的和尚。

佛法的庄严,要这个破败的寺院依然保持着香火最盛时候的庄严,有些东西就是这样子,最真实,最安静的往往都是外面如此的不堪,内里却是要人如此的敬畏。在这庄严的地方长大因该会拥有无比的善良,老和尚是这么希望小和尚如此的,等自己百年之后小和尚会接过自己的衣钵,继续留在寺院,守护者佛门之地最后的庄严。

每天很早老和尚带着小和尚诵经,之后早膳,打扫佛堂,为少之又少的香客祈福,每天的生活都是如此,周而复始。春天的温柔,夏天的酷暑,秋季的悲凉,冬季的严寒不曾打乱这些习惯。

在小和尚十五岁那年,老和尚觉得应该是时间带小和尚去游历一番这个世界了,毕竟这么多年来从没有离开过寺庙,看着小和尚天真无邪的笑脸,老和尚的心里是满意的。

离开寺庙,这么多年来老和尚也是第一次离开这座寺庙。有点依依不舍,似乎这一别便是永别一般,老和尚这一辈子见证了这座寺院的繁华与衰退,转眼间这一辈子真如佛经上所说一样,一念年华,一念一生。弹指一挥,生生死死,了无尘埃。

寺院外的世界小和尚第一次看到,少了很多寺院的安静,多了太多的繁华,多了各色各样的陌生人,此一天遇见的陌生人比之前十五年的都多很多。天真无邪的小和尚一路上对什么都很感兴趣,对什么都好奇,这是他这个年纪所理所应当的。老和尚慈眉善目这一老一小的和尚看来是那么的和谐,与这一切构成了一幅美妙的画卷。

这天城里的刘员外家,老和尚带着小和尚去化缘,这天刘家正好办丧事,听说老和尚来自于古寺,刘员外特别派人前来邀请去做一场法事。

整个刘家占据了整个城的这一条街,赤红的门,黑色的柱子,门口站着四个仆人,可惜现在门口挂满了白色的素绫。刘员外的结发妻子于近日仙逝。

老和尚带着小和尚踏进刘家,庄严,诺大的宅子,一进大门是一个天井,东西各是一排子的厢房,门口通往大厅的路上用花岗岩的石头铺成,打扫的很干净。路两盘摆满了洁白的茶花,这是刘家女主人生前最喜欢的花了。刘员外伤心过度,已经好几日未见一个客人,今天特地请老和尚来,商量一场法事,这也是他现在为癫痫吃药可以生小孩吗止唯一可以为自己的妻子做的了。

刘员外一身素衣,看起来十分消瘦。牵着的是他唯一的女儿刘素衣。这个小姑娘明亮的眼睛,一身素衣下面乌黑的头发。由于年纪太小吧,没有任何表情,明亮的眼睛一闪一闪的,仅仅的抓着自己父亲的手,似乎这就是自己唯一的依靠了吧。

老和尚和刘员外在大厅商量法事的事情,小和尚一个人就这么在院子里,看着这一切,这一切是他之前从未见到的,所见都是如此的繁华和自己以前一直住着的寺院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有一种奇怪的想法从心里滋生,要是再回去那个寺院自己还会不会想起现在看到的这片繁华呢。是继续如老和尚一样在那个破败的寺院坚守呢还是去这个繁华的世上走一遭,去感受这时间的七情六欲。

刘素衣在大厅呆着无聊,径直走向院子中央。从小到大刘素衣还没有离开过这个院子呢,她好想去围墙的外面看看。

小和尚,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啊?

小和尚看着刘素衣明亮的眼睛,不知道怎么的心里有种痒痒的感觉,有点热的感觉,脸颊红了道:外面的世界我也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从寺院出来。

刘素衣笑了看着小和尚的样子她笑了,丧母的悲痛似乎这这一刻已经忘却了,一个偌大的庭院,有白色的山茶花,有一个小和尚,有一个正当青春明媚皓齿的姑娘,花岗岩的地面由于下雨的缘故开始有些许的青苔滋生了,这一切是多么美好的一副画卷,要是时间在这一刻静止,多好多好。

小和尚继续说道:你们家的院子好大,比我见过的都要繁华,都要大。

繁华和大又有什么用呢。我还想有机会走出这堵墙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呢。

小和尚摸摸头道:你想出去的时候我陪着你一起。

小和尚不知道怎么的自己竟然说出这样的话语,从小在佛法的熏陶下长大,他此刻看着刘素衣却又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这种感觉甜甜的。他听到她想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想要陪着她一起。或许自己也是想去看看这外面的世界,或许自己需要一个一起看这个世界的伴吧,或许他对她……想到这里小和尚猛地双手合十,喃喃道罪过罪过。

刘素衣在校,笑得很灿烂,小和尚明白这是他目前为止见过最美好的东西了。如此的美好,似乎整个时空都静止了,似乎整个世界只剩下这个姑娘的笑容了。

法事持续了七天,在最后一天的晚上,小和尚将自己最近的想法告诉了老和尚。老和尚看着小和尚,不知道说什么,老和尚明白自己是希望小和尚可以继承自己的一波继续代替自己去守护那座古寺的,可是看着小和尚的神情的时候,老和尚知道小和尚还年轻,还没有去看过这个世界,自己这样子有点自私。可是他不知道怎么回答小和尚的问题。

师傅我想去这个世界看一看,小和尚的这句话武汉癫痫医院排名始终浮现在老和尚的脑海里。该来的迟早都回来,与佛有缘无缘到最后才会知晓。倒不如随他去吧,是孽是缘都是自己的造化,顺其自然岂不正是佛法。

小和尚拜别老和尚,看着老和尚远去的背影,小和尚心里酸酸的。

刘家的宅院好深,在夜晚那些围墙显得更加的高大,难以逾越。小和尚和刘素衣约好在后门回合一起去看看这个世界。

刘家大院,晚上掩盖不了这太多的伤愁和落寞。这偌大的庭院无限的繁华,却总是要人感觉悲凉,再多的人都是仆人,再多的房子都是空空如也。寂静的夜空下,刘素衣在父亲的屋子下拜别,第一次离开这个家,以前那么的想要离开可是真的到了将要离开的时候却还是有点伤心和依依不舍。留下一封信,就这么离开。

刘素衣看见小和尚的时候已是深夜,小和尚的眼角有一些泪水,刘素衣的眼角亦是,两个人看着对法此刻竟然都哈哈哈笑起来了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当你觉得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我从心里为你祝福。

小和尚和刘素衣结伴一起去看着陌生的世界,这一个年少的姑娘和一个小和尚一起,在路人看来如此的不可思议。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穿越了吗?不是穿越是真的,他们两个如孩子一般的就这么上路了,没有这个世界,没有世俗的偏见。

一路上很多的陌生人,刘素衣蹦蹦跳跳的,看着什么都觉得很新鲜。小和尚亦是,只是这么多年身在佛门要他懂得怎么去克制这份激动,尤其现在在刘素衣这里。

一天刘素衣和小和尚经过一个村子,村子里面没有人,破败的一塌糊涂,沿路越走这种景象越发多了起来。不远处他们发现了一个老人,老人满头白发,已经奄奄一息了,眼神凸起,身上的衣服一片片的,干裂的嘴唇。

老人缓缓的蠕动着嘴唇,喃喃的想要说什么,却无法说出来了。刘素衣和小和尚就这么看着这个陌生的人从自己手里就这么死去了,却没有任何的办法。双手合十,小和尚开始念经,这么多年自己如此熟悉的佛经,一遍遍,一直到天都快要黑了,还是无事无补。

刘素衣道:不要念了,他已经走了。

小和尚:不,不。小和尚继续的念着,他不相信这一切,佛法无边佛法无边。怎么会这样子。

小和尚和刘素衣埋葬了老人的那个晚上,小和尚一言不发,沉默的有点吓人,殊不知小和尚此刻的心里更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佛法这么多年来的佛法有什么用,自己还是在喝么眼睁睁的看着那个老人离去。究竟佛法有什么用?小和尚不明白,心里充满了疑问和自责。

刘素衣看在眼里,却不知道怎么办,这个善良的小和尚,她自己经历过生死。经历过自己最亲近的人离开的时候的那种无奈,痛彻心扉。这个小和尚对这个一个陌生人亦是会有亲人一般的失去的痛苦,没有为什么晚上睡觉总是抽搐安慰,毕竟她也只是一个未经世事的小姑娘。

小和尚和刘素衣继续前进着,他们不知道前面等待他们的到底是什么,所见的并没有开始的繁华,祥和,越走越远所见更多的是破败和生死离别,却无法找到办法去解决。

一路两人就这么走着,不知道目的地在哪里,一路走来遇见无数的人,骗子,妓女,当兵的,对了还有和尚。那个和尚现在想起来依旧很清晰的浮现在眼里,慈眉善目的,要小和尚想起了自己的师傅老和尚,这个老和尚也是在一个破败的寺院里面,小和尚将自己心里的疑问告诉这个老和尚。

这个老和尚看着小和尚的眼睛呵呵一笑道:万事万物自然生长,生老病死本就是规律,无法逆转。我们能做的就是要他们安静的离开,佛法要他们安静,却无法违背这个规律。小和尚听着这个老和尚的话之后那夜念了一夜的佛经,刘素衣一直陪在他的身边。

古老的寺院,依旧如之前那样的破败不堪,老和尚就这么端坐在大堂里。木鱼声嗒嗒嗒的,诵经的声音萦绕在这座寺院。小和尚已经离开了两年了,不知道现在在哪里?是不是还会有缘分回来这座寺院。老和尚嘴角微微一笑。继续诵经。

走过了太多的地方,看见了太多的世界,要人产生了疑惑和不解,我们剩下的人生将要用来做什么,这些疑问我么看不明白,或许是在我们现有的阅历范围内我们找不到有效的答案,我们开始怀疑很多问题,怀疑我们曾经坚信的东西。

刘素衣和小和尚一起行走了这么久,两个人一起看过了繁华与落寞,慢慢的变得默契,眼前的这个小和尚还是和以前一样那么的善良,天真,却多了几分坚毅与隐忍。

刘素衣的眼睛还是那么的明亮,心里慢慢的开始有了变化,开始接受了母亲的离世,开始在心里慢慢的坚毅起来,不再是那个在偌大庭院发呆无助的小姑娘了。

这一天他们来到这个陌生地方的一个很大的城市,满目所见皆是繁华,没有了破败,所见皆是祥和盛世,两个人一路走来很久没有见过这样的盛景,眼前的这一切的美好暂时的忘却了之前所见的生死。这个城市香火最盛的寺院,高大的佛像镀着金身,高大的要人仰视。寺院很大很大看不到围墙。小和尚看着这雄伟的寺院,看着这庄严的佛像。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中。

小和尚我们走过了这么远,看见了这么多,反而变得不开心了。

小和尚听着刘素衣的话不知道怎么去回答,只是点点头。

小和尚我们是不是应该回去了,猛然我开始想我的父亲了。

好的,明天我们就回去吧。小和尚说道。

其实出来了这么久,以前所认为的美好正在被现在遇到的东西一点点的侵蚀,没有答案,不知道怎么去解决掉心中的疑虑,想起了自己的师傅,离开寺院已经两年了,不知道现在师傅还好吗,那份安静的地方还在南宁癫痫病哪里好吗?心中的不平静和疑问可不可以在那片平静中慢慢的安静下来。

天边放那起来鱼肚白,阳光挣扎着想要冲破天边,有鸟儿的叫声,那第一缕阳光洒下来的那一刻,照在小和尚和刘素衣的脸上,那一刻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平静。

轰隆声响,一座城就这么的坍塌了,就这么一瞬间所有的繁华都成为了过眼云烟,无数的惨叫声,建筑倒塌的声音。军阀的混战,瞬间摧毁了这一切,这一切是刘素衣和小和尚无法去反映的。

刘素衣的手牵住了小和尚,留着血鲜红色的血,一座城市就这么的坍塌了,倾城,倾国。

小和尚,我恐怕回不去了。

小和尚看着刘素衣的手,嘴角鲜血溢了出来,小和尚紧紧牵住刘素衣的手,不知道要说什么,心中有一种世界毁灭的荒凉感觉,似乎这一刻的真哥哥世界都与她无关,什么佛法,什么都瞬间烟消云散了。

你怎么了,你。你。小和尚的声音在颤抖,手也在颤抖。

我一定会带你回去的带你回到你父亲的身边的。

小和尚,你是一个善良的人,我们这一路走来。现在我就这么离开了,我没有遗憾了,唯一的遗憾就是很多话没有来得及去说,很多事情不知道怎么去做。

小和尚这一刻的意识已经完全模糊了,这瞬间的变化要他猝不及防,这瞬间的巨变一点点摧毁他。她抱紧刘素衣,越来越近,却越来越冰凉。

小和尚心里的这个姑娘,明媚皓齿,眼光明亮清澈的可以将这个世界融化掉。那双眼睛和那笑容注定将要留下来一辈子。这就是所谓的情愫吧,还没有来得及就已经太晚了。一个和尚,一个青春年少的姑娘。这是属于他们之间的情愫,却就在城市坍塌的瞬间小时的无隐无踪,剩下的恐怕只有心里的东西和那第一次见面的样子了吧。

倾城倾国,刘素衣和小和尚的这段情愫是一种缘分,一种上天的缘分,这份缘分在倾国倾城中被埋葬在了心里。小和尚失声痛哭,却无济于事。

佛法云:一念,一念,没有经历过情,怎可明白佛。一念成仙,一世糊涂。

小和尚送刘素衣的骨灰到了刘员外的家,一切都没有改变,高大的墙,偌大的庭院,花岗岩的地面,白色的山茶花,却少了那个闪着笑容,清澈双眼的姑娘。

寺院,比以往更加的破败了。老和尚已然圆寂,只留下这一片破败的寺院。老和尚到走都没有等到小和尚回来。

历经万千方可成佛,那人世间的繁华,情愫都是过眼云烟,稍纵即逝。无法挽回。

小和尚留在了寺院,做起了和尚,心里变得平静起来,每日诵经。刘素衣的笑容依然时常会浮现在脑海,是一种平静的感觉。小和尚走了这么一遭终于知道了佛,只在心中,佛只在一念之间。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的治疗   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中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正规吗   北京癫痫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的方法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看癫痫病医院   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好方法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小儿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羊羔疯能治好吗   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症的症状都有哪些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儿童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都有哪些   癫痫症状   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   植物网   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西安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南昌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脑病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症状   成都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能治好吗   湖北癫痫病专科医院   济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郑州专业的癫痫病医院   郑州哪家癫痫病医院比较好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郑州军海癫痫病医院怎么样   全国治疗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癫痫病怎么治疗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湖北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河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费用是多少   黑龙江癫痫病专科医院   陕西癫痫病专科医院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